西工大新闻网4月27日电  2016年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颁奖典礼于2017年3月25日在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完美落幕,西工大力学与土木建筑学院建筑系同学方帅携自己的参赛作品《天堂宣言》在来自国内外600多支队伍中,一路过关斩将闯入十二强,并最终获得三等奖。作为一名来自国防名校的学生,方帅填补了西工大在该赛事中的获奖空白。

UIA-霍普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始于2012年,由国际建筑师协会(UIA)任国际主办,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任主办单位,是面向国际建筑高校大学生的年度建筑设计竞赛。每届竞赛的评委会主席由一名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担任,竞赛评委为来自国内外的著名建筑师及学院院长。经过四年的推行实践,这场由中国学术机构主办的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与公信力,规模最大的学生竞赛之一,在国内外建筑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

本次竞赛仍以“演变中的建筑”作为主题,以“概念与标示”为命题,著名建筑大师、伯纳德·屈米事务所创始人、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前院长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给定了包括图书馆、博物馆、爱情酒店、墓地、诊所在内的5个功能选择题。最终,方帅选择以墓地作为自己的参赛对象。

生死本身就是一个过于宏大而沉重的话题,而将这一抽象话题放在建筑学领域讨论,则延伸出了新的挑战。服装设计师Raf Simons在2016秋冬系列中,松垮的线衫,随意的大领口,就像是街边邋遢的少年——不太符合人尺度的大毛衣被赋予了其他隐喻,“荒诞”但合理的亚文化或是张扬但内敛的青年文化。在此启发下,方帅的设计从“尺度出发”谈对于墓地的看法,以尺度隐喻“生空间”和“死空间”,建立新的天堂系统,将其作为阴阳空间传送门。而对于方帅来说,这一“尺度”就是在设计图纸中直观体现的长宽高。

从方帅的作品图中可以看到,创作者将墓地这一建筑分割成了两部分:上半部分设计者将建筑尺寸按照正常标准全部缩小了1/2,这部分不适宜人尺度的空间会令人感到没有自由,用来隐喻为逝者设计的空间(死空间);而下半部分则是符合正常人尺度的空间,用来隐喻生者不断使用的空间(生空间)。通过尺度的隐喻巧妙地暗示了生者的自由,逝者的悲哀,用两种空间的竖向叠加强化空间荒诞感,影射生者和逝者的联系,表达生死的戏剧感。

用尺度诠释生死空间


灵感来源:奶奶的去世,让自己更能理解生死


当被问及怎么会选择墓地这一对象作为自己的参赛作品时,方帅同学的回答让人出乎意料。就在其积极准备的比赛的过程中,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得知奶奶离世的消息,经过飞机、火车几经辗转抵达家乡后,令人深感恐怖的所有有关丧礼的景象全部摆在眼前,逝者躯体还在,但灵魂已无。白天出丧时鞭炮齐鸣,看不到烟花,但响声极大……亲人患癌的消息,没有生命的躯体,寂静不堪的小镇,白天绽放的烟花全都成为了方帅感受生死的戏剧感的来源,而也正是因为这些才催生了《天堂宣言》这一作品的诞生。

在奶奶葬礼结束之后,方帅毅然决然将自己原定的参赛作品博物馆全部推翻,重新构思、设计、画图。而此时距离最终的作品截止时间只有两天的时间。正是利用这两天的时间,方帅在回校的高铁上、飞机上、地铁上完成了最后的出图,而整个作品也表达了自己对于奶奶离世的缅怀。在方帅的设计理念中,作品的“死空间”部分是存放逝去的奶奶灵魂的天堂,是被当做是生者对奶奶诉说的空间,是逝去的奶奶在新建立的天堂系统下与生者“交流”的地方;作品的“生空间”部分则用声音作载体,设计了可以间接收集雨水声,虫鸣声,风声,脚步声,劳作声的装置,营造了喧闹的“生空间”。在“生空间”里,农民耕作,交流,而这些也正是奶奶生前村庄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在天堂向你俯身凝望,就像你凝望我一样略带忧伤”,这就是《天堂宣言》的意义所在。

作品成果图

从小就喜欢绘画的方帅,在高考之后毅然选择了建筑系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因为放不下对于建筑的热爱和执念,方帅还是努力争取,转专业来到建筑系。为了能够开阔自己的视野,让自己对于建筑、对于设计有一个更好的理解,方帅于2015年前往台湾淡江大学进行交流访问。

经过四年的学习,回首自己学习建筑的道路,方帅的言语中都是满满的收获、成长。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在西工大学习建筑的这几年,知道了自己是谁、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而这些就是最大的收获。

当看到自己完成一个作品时,方帅说那时候感觉就好像看到了孩子的诞生,那种满足感是无可比拟。建筑学不存在完美,方帅却表示自己会在趋于完美的路上以梦为马,且歌且行。

【注:获取西工大本科招生动态信息敬请关注官方主页、微博、微信平台】